乳腺结核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年轻女人的乳腺癌之劫双乳切除后,男友从不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专科皮肤科医院 http://baidianfeng.39.net/bdfzz/zczz/

那些患上乳腺癌的年轻女性,除了要遭受病痛的折磨,甚至还要面对身体的残缺、爱人的离去,活过来的人都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的重生。

切除双乳后,28岁的康康在网上认识了一名男子,对方说不在乎她身患癌症,也不介意乳房位置的伤疤。可在一起的时候,男子从来不看她胸口的位置,自卑和绝望萦绕在康康内心将近一年。这段恋情最终在康康崩溃大哭后以分手告终。

30岁的皎月在怀孕初期发现自己患上了乳腺癌,她瞒着家人决定生下孩子。分娩当天,皎月和家人面临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选择,她哭着大喊求医生留下孩子。孩子顺利生下以后,皎月被告知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。她仍固执地坚持继续治疗,做了切除双乳的手术。最难的时候,她曾在心里责怪自己不该生下女儿,“连死的资格都没有”。

28岁的小白确诊一个月后,前男友就提出了分手,并很快有了新的对象。她不知道爱到底会不会消失,最起码不再将赌注押在他人身上了,努力过好每一天大过对爱情的期待。

来自世卫组织癌症专家消息显示,乳腺癌已成全球最常见癌症。只有真正患上乳腺癌的女人才知道,这个癌症意味着什么。肉体上的创伤挟裹着严重的心理创伤,复发的担忧笼罩着此后的生活,医药费的压力除了降低生活质量,还可能直接导致一个家庭的破裂。乳腺癌在临床上的遗传倾向,患病的女人甚至面临着无法生育的压力。

或许正因为如此,活下来的每一个乳腺癌患者都在用力地生活,经历脱胎换骨的重生以后,她们比别人更懂得珍惜生命。

“确诊后一个月男朋友离开了我”

年大年初五,医生通知满心期待出院的小白:“大病理结果出来了,是恶性的,你的右乳保不住了。”

那一天,28岁的小白刚刚做了第一次胸部肿瘤切除手术。此前,除了乳头溢液,小白并没有疼痛的表现,医生根据其症状、B超结果判断,小白胸部的肿瘤很大程度上是良性的,是乳腺增生。所以,第一次切除手术是按照良性肿瘤的方案执行的。

但是噩耗传来的时候,从不遂人意。那天,小白的爸爸早早帮她收拾好了东西,本来等输完液就可以回家接着过年了。小白对于出院的期待还来自于,那天正好是她男朋友的生日,“爸爸一直说想见见我们,当时真的很开心”。家人都在往好的方向想,没有人会想到还没结婚的小白会患上乳腺癌。医生的通知来了以后,小白出不了院了。

28岁的女孩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些感知:“结果出来之前,只有我自己一直担心是恶性,结果真的应了自己的直觉。”当医生告诉小白是肿瘤是恶性的时候,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哭,是懵。“仿佛时间都静止了,后面的人说什么话我统统听不清,只是自己一直在跟自己讲,‘这是梦,快醒过来快醒过来’。可这就是现实,没有醒过来这回事了。”直到护士过来给她重扎滞留管,刺痛感让她疼得醒了过来,眼泪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流。那一刻小白意识到,自己患上他人口中所说的癌症了。

接下来是第二次扩切手术,小白只能跟单位请假,告诉同单位关系好的朋友。“我如果不说,不去上班的话他们就很奇怪,就干脆说了。”知道消息的朋友都在鼓励她,劝她调整好心态。“可是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,当时的自己非常期待感情。”小白说,因为自己的原生家庭不太好,所以确诊以后奉感情为救命稻草,特别害怕男朋友会离开。

然而,害怕的事情在她确诊以后就开始有了征兆。确诊以后,医院看过小白。一个月后,小白收到了男生提出分手的消息,理由是“他妈妈不同意”。

年4月22日,小白做完第二次手术后不久,她看到了前男友跟另一个女生的情侣头像,“他那么快找到了下一任”。对当时的小白而言,男朋友提分手这件事对她的打击甚至远大过确诊癌症。“当天如果不是我爸在家,我可能直接跳楼了”,父亲拼命安慰她,可是没有任何用处,小白忍不住狂扇自己的耳光,即便她知道不是自己的错。直到很久以后,小白仍然看不清楚爱会不会真的消失,是该怪侵入身体的癌细胞,还是无法揣测的人性,“我当时想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了”。

小白的第二次手术最终没有切除右乳,但切除的部分在胸口留下了伤疤。除此之外,伤疤还留在内心深处看不见的地方。如果不是患癌,前男友可能并不会离开,小白一度看不清到底是谁的错,怪那些不知何时侵入身体的癌细胞吗?还是无法琢磨的人性呢?

现在,距离小白确诊乳腺癌已经过去一年了,距离治疗结束也有五个月了。唯一能算上些许幸运的是,小白确诊的时候尚在早期,在经历了2次手术,8次化疗,25次放疗以后,疼痛伴随着恶心呕吐的不适慢慢不见,小白与乳腺癌的抗争告一段落了。

“切除双乳后我有了老公和孩子”

如果说28岁的小白确诊乳腺癌遭遇分手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爱情的不可靠,28岁的康康在切除双乳后意想不到地收获了爱情。

年10月,23岁的康康因为乳房出现肿块住院手术,但在手术过程中,医生发现了异常,通知家属可能需要切除双乳。康康的父母一时难以接受,拒绝医生为女儿做全切手术,决定先缝合再转院。不久后,康康的大病理结果出来,她被确诊为乳腺癌,三阴型。

康康说,那个时候的自己胆子很小,第一次切除肿块手术的时候,她已经被吓得浑身发抖。刚出手术室她问爸爸的第一句话就是“我是不是没事了”。当时,父亲笑着回答她:“放心,宝贝没事了。”直到现在,康康仍然无法想象父亲到底做了怎样的思想斗争和心理建设,才让自己的那句回答显得那么自然,以至于年轻的康康没有丝毫怀疑,安心地睡了过去。

的确,父母向康康隐瞒了真实病情。可她后来还是慢慢察觉出来了,转院以后不断有亲戚朋友来看她,康康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中体会到一种“送行”的感觉。父母依然在她面前装做没事一样,康康也在表面配合他们表现得淡定从容。可那段时间,只要一到晚上,她内心的恐惧和不安就汹涌而至,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可以活,甚至想结束生命不再成为父母的负担。

尽管早有心理准备,手术前一天晚上当医生亲口告诉康康需要切除双乳的时候,她还是崩溃了。那一刻,所有对梦想和未来的渴望都被撕碎,她蒙着被子在病床上流了一夜的泪。直到早上医生来接她进手术室,康康突然有一种释然的感觉:好像再也没有办法逃避了。

昏迷了近三十个小时以后,来自身体的疼痛撕扯着康康醒来了。看着乳房的位置缠着厚厚的纱布,她知道自己是真的失去了,身体上的残缺让她一时间不想跟任何人说话,虽然周围所有的人都在鼓励她“要坚强”。

紧接着是6次化疗、25次放疗,出院以后,又开始了五年的内分泌治疗。中间的痛苦康康不愿再回想:一切都在被动地往前走,对生活的盼头也在治疗结束的时候慢慢萌生,还包括对爱情的期待。

25岁那年,康康通过网络认识一名男子,“说不清对方哪里吸引我,就单纯地想跟他谈恋爱”。两个人开始交往的时候,康康意识到,自己跟正常的女孩子不一样了。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,对方从不敢看她乳房位置的伤口。这让她变得自卑敏感,更加不敢在对方面前脱下义乳,痛苦的感觉一天比一天强烈。不到一年,康康提出了分手。这段恋情以后,康康不再回避自己切除双乳的事实。

几个月后,康康认识了现在的老公。他们也是通过网络认识的,刚开始聊两个人就有说不完的话。康康很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患病情况,意外的是对方说并不介意,也可以接受不要孩子。半年以后,两人结婚了。两年以后,康康顺产生下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儿子。如今,距离确诊乳腺癌已经过去了13年,康康已经不再去想复发的可能性,“只想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过,好好爱自己”。

“我宁愿自己没有孩子,毫无牵挂地死去”

30岁的皎月已经过了两个本命年,24周岁那年,她特地买了一套红色内衣,红色的手链上还配了一枚转运珠,“没想到厄运还是降临到我身上了”。

年3月,皎月在洗澡的时候隐约摸到右乳上有一个包块,4月份明显感到肿块变大了。在家医院做了B超,医生拿着单子看了很久,检查腋窝和胸部时给出的建议是“需要手术切除”。

同时被检查出来的还有:皎月怀孕了。那一天,医院的花坛边上,查阅了关于孕期乳腺疾病的很多案例,最终决定瞒着家人先把孩子生下来再去检查治疗。回家以后,皎月只向家人分享了怀孕的喜悦,右乳的肿块被她藏在了心里。

孕期越大身体的反应越强烈,孕期第30周的时候,医院做了乳房B超,当时医生很严肃地告诉她:必须马上住院治疗。“当时我心里就很清楚了,肿块病变了。”

回到家告诉丈夫的时候,皎月出奇的平静:“我说老公对不起,我得了恶性肿瘤了,现在你得陪我去住院了。”丈夫明显是缓不过来的,却努力表现得跟往常一样,很快就开始安慰她,准备住院需要的东西。当天晚上凌晨一点多皎月醒来时发现,丈夫坐在客厅的电脑前搜索关于乳腺癌的资料。我过去抱住他的头,笑着说:“如果我抗不过去,你可千万找一个对我们孩子好的。”那句话说完,丈夫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。

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了:浸润性导管癌3级。产科医生会诊后认为,月份足够可以进行剖腹产了。生产前,医生要求家人做决定保大人还是保小孩,家人恳求医生大人、小孩都要保,皎月哭着大喊求医生保孩子。

孕期30周的女儿在凌晨出生以后就被送到了儿科重症监护室,皎月因为肺部感染被送去抢救,家人接到了皎月的病危通知书。在ICU昏迷5天以后,皎月竟然奇迹般地醒过来了。在她的逼问下,丈夫告诉她医生说她可能活不过一年,是否继续治疗需要家属做决定。

皎月几乎没有思考,她固执地选择了坚持继续治疗,别说是活不过一年,即使是两三个月,她也想为了女儿跟死神抗争一番。年,皎月做了双乳切除淋巴清扫手术。手术之后化疗和放疗的痛苦,在皎月看来,没有什么挺不过去的。

现在距离确诊已经过去了一年多,皎月还活着。幸运的是,女儿也是健康的。最难的时候,皎月曾在心里埋怨自己不该生下女儿,“我宁愿自己没有孩子,可以毫无牵挂地死去”。现在的她除了努力地活下去,不敢想死,如果自己不幸离开,女儿就要承担失去母亲的痛苦。“我想尽可能陪伴女儿活得更久一点。”

“更加留恋这个世界了”

或许正因为曾直面过死神,活下来的每一个乳腺癌患者都在用力地生活,经历脱胎换骨的重生以后,她们比别人更懂得珍惜生命。

最初手术以后,小白每次住院化疗都会狂哭,心态非常不好。二次手术以后,因为扩切,虽然保乳成功,胸还是有畸形。当时整个人都崩溃了,哭得一层楼都能听到。不同的护士到病房“骂”她,可根本没用。那阵子小白一直在抑郁的边缘徘徊,第四次化疗的时候她遇到一位四十多岁的阿姨,阿姨患病以后老公出轨,每次化疗都是闺蜜陪着来。“她心态非常好,一直劝我说没事,治疗完了就好了,现在治疗不彻底会更可怕。”

年7月,慢慢从失恋和病痛中走出来的小白领养了一只狗,狗狗的陪伴比人来的更实在,她开始调整心态,变得乐观又勇敢。去年10月她跟朋友走了川藏线,甚至还尝试了跳伞。“生活跟以前相比就是头发短了点,胸少了点,每天吃药,每月打针,敢怼领导,心态更加开阔了。”

真正让小白惊醒的是,今年2月3日,她的一位大学同学因为胃癌去世了。那是一个瘦瘦高高、帅气的男孩子,他曾经那么努力地想要活着,还是离开了。“那一刻我不想再沉浸在病痛之中了,开始想要过好眼前的生活。”对于前男友,她再没有当初的执念了,“即使他现在回来求我,我只会让他滚,错的不是我。”

康康的儿子今年7岁了,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,生活平淡却也没有太大的波澜。不久前,她在微博上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患上乳腺癌的话题,她想告诉那些跟自己一样没那么幸运的姑娘,真摊上了,只要做好一件事,好好配合治疗,爱惜自己。“乳腺癌并不可怕,特别是早期有极大的治愈率。即便是三阴型,过了五年复发的概率也很小”。至于爱情,只要自己没有心理负担和压力,不因为生病和身体残缺就自认为低人一等,该来的自然会来。

皎月现在活得像个战士,自带盔甲。她的头发长成了板寸,也不再戴帽子出门了,她还买了两身运动服,每天早上去公园跑步,每次把女儿抱在怀里,她都觉得自己更加留恋这个世界了。

(为保护受访者隐私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来源正观新闻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